日往烟萝

公瑾雄烈

【三国/瑜昭十六题】说了是拉郎还要什么飚蹄

本文CP:瑜昭(你没看错就是周瑜X张昭)

你瑜他昭设定为仲谋的左膀右臂,文武双师,

鹰派X鸽派的双奶爸(?),OOC玛丽苏祥瑞御免。

 

Adventure(冒險)

公瑾,我风湿病犯了,这个月权仔的课你上吧。


Angst(焦慮)

约法三章,1不准打猎(不管是老虎还是兔子),
2不准灌输极端激进主义思想(不管是西进还是北上),
3不准引荐奇奇怪怪的人……喂那个一脸埋汰相的鲁肃说的就是你!不穿官服就不要在吴候府晃来晃去!


Crackfic(片段)

呦穿的这么斯文败类又去忽悠人啊周都督。

Crime(背德)

对周瑜来说,收服人心只需靠两样东西,一样是拼酒,一样是硬抢。

唯有张昭,油盐不进,只能色诱。


Death(死亡)

不是说取了西川回来呸我一脸么,你倒是起来呸啊~ 

累死累活给你屯了两年份的军粮,你怎么还我。


Fantasy(幻想)

(两个爸爸带一个熊孩子模式)

明经课——

张昭:春秋这题答不出来还哭??再哭劳资埋了你!

孙权:嘤嘤嘤,人家要去找周sir做主~

周瑜:权儿不怕,到周sir怀里哭。孩子想哭不让哭,真不知道某些人学的什么明经。

军事课——

周瑜:权儿你说,我们打麻保二屯是图个什么?

孙权:端了贼窝,保卫江东!

周瑜:还有呢?

孙权:收编山越,增加税收!(张老师刚教的)

周瑜:还有呢?

孙权:隔山震虎,吓死黄祖!

周瑜:还有呢?说重点!

孙权:…… 枭其渠帅,抢其压寨?

周瑜:……兵书地图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吧!虽然抢其压寨夫人是没错但是这是重点吗?你以为你是老曹?是打通兵路,直捣江夏啊!还傻笑,叫你傻笑,你给我哭!大声点!

张昭:孩子不想哭逼他哭,真不知道某些人是什么恶趣味。

Fetish(戀物癖)

孙权每赐周瑜衣,寒暑皆百领,诸将皆不及。

瑜多藏于府阁,鲜有穿着。昭与瑜不睦,每见常无视之,唯一日见瑜着孙权所赐华服,不由止步而观,继而醒转抽身。

后瑜乃常衣之。


First Time(第一次)

你烧我,你烧啊,如果你能烧到我,我就让你嘿嘿嘿(


Horror(驚慄)

嘉禾元年,昭忿谏言之不用,称疾不朝。权恨之,欲土塞其门,乃就地起掘三尺,忽于土下得火镰荷包,葳蕤如新,有字绣曰:“中护军周府 起火专用”。

权乃试烧之,倾之烈焰张天,逼迫府门。


Spiritual(心靈)

主公又又又又又拿周瑜敲打张昭了。张昭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,只要听到周瑜这两个字,就脸红心跳,手心出汗。于是这次干脆利落的伏在地上,捂着老心脏愤然腹诽那个身前死后都坚持讨债的讨债鬼。


Suspense(懸念)

这一届人大选举,张昭还是没有做丞相(.

Gary Stu(大眾情人(男性)

——周瑜你给我出来,你家门口小姑娘太多我进不去!

——张昭你给我出来,你家门口要饭的太多我进不去!


OFC(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, 原創女性角色)

哎呀终于穿越到建安时代可以尽情玛丽苏了!先去吴国玩一下周郎顾曲吧!…… 什么你说张昭当政后举邦掸之,连主公都不敢宴乐?!想当个安安静静的玛丽苏怎么都这么困难!

 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
OMC(Original Male Character, 原創男性角色)

周大人,我是张长史门下功曹,他托我给您送来十囷军粮和一百匹战马的支簿……不不不是,我家张公说还是不赞同您入川的意向,明天他还会上书主公劝阻的╭(╯^╰)╮


UST(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,未解決情慾)

张昭最不喜欢群臣宴饮,尤其是周瑜酒量颇豪,更兼喜当席脱袍舞剑,姿态风流乱抛媚眼颇伤风化,令张公不爽到了姥姥家。


RPS(Real Person Slash, 真人同人)

——仲谋,今天我们学习鹰鸽博弈:

“鹰搏斗起来总是凶悍霸道,全力以赴,孤注一掷,除非身负重伤,否则决不退却。而鸽是一风度高雅的惯常方式进行威胁恫一吓,从不伤害对手,往往委曲求全。

如果鹰同鸽搏斗,鸽就会迅即逃跑,因此鸽不会受到伤害; 如果是鹰跟鹰进行搏斗,就会一直打到其中一只受重伤或者死亡才罢休;如果是鸽同鸽相遇,那就谁也不会受伤。

每只动物在搏斗中都选择两种策略之一,即“鹰策略”或是“鸽策略”。 对于为生存竞争的每只动物而言,如果“赢”相当于“+10”,“输”相当于“-5”,“重伤”相当于“-10”,“不受伤”即“+5”,最好的结局就是对方选择鸽而自己选择鹰策略(自己+10,对手+5),最坏的就是双方都选择鹰策略(双方各-10)…… ”

——……张老师这不对啊,为啥你对公瑾哥就采取鸽策略,对我就采取鹰策略,每天骂我骂得不要不要的 

—— ……好好念书不要瞎代入!


以上,感谢权儿友情出镜!

* 张老师鹰鸽博弈教材内容来自度娘